国际观察丨欧洲国家内外承压——巴以冲突外溢效应系列观察之三

11月18日,瑞士日内瓦,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楼前烛光摇曳,4000多名抗议者举行集会,用点燃的蜡烛拼成一幅加沙地带地图,为深陷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的加沙平民祈祷。

自最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欧洲各地民众不断组织,发出停火止战的强烈呼声。欧盟领导层内部以及欧盟国家之间则在巴以问题上分歧明显。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社会撕裂加深,欧洲一些国家发生极端事件的风险也在上升。

一个多月来,每逢周末都会有一些欧洲国家爆发,多数活动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呼吁停火。

18日,在法国巴黎,约7000人冒着大雨举行,高举“停止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屠杀,立即停火”等横幅。法国总工会秘书长索菲比内发表演讲说:“法国必须立刻呼吁停火,让枪声消失。”据法国内政部估计,当天法国各地共有4.5万人参加了活动。

11月初,在英国各地,数万民众通过守夜、抗议、请愿、筹款等活动表达停火诉求。在德国柏林,一些医生参加,希望引起更多人对加沙医院遭袭和平民遇害的关注。在葡萄牙里斯本、荷兰阿姆斯特丹、波兰华沙,都有声援巴勒斯坦的大规模集会。

11月23日,在加沙地带南部的汗尤尼斯,人们从以军袭击后破损的街头走过。新华社发(亚西尔库迪摄)

与此同时,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领导人与美国保持一致,谴责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哈马斯),支持以色列。在一些欧洲国家,民众和平呼声与政府立场之间的矛盾日益鲜明。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评论说,此轮巴以冲突对一些欧洲国家来说可能会引发一场国内危机。

事实上,作为美国的忠实盟友,英国已经感受到巴以冲突外溢效应引发的“政坛地震”。据欧洲媒体报道,英国首相苏纳克对以色列打击哈马斯的全力支持遭到英国民众普遍反对。迫于舆论压力,苏纳克13日宣布改组内阁,将内政大臣布雷弗曼解职。布雷弗曼此前发表文章,指责警方“偏袒”支持巴勒斯坦的活动,并将部分支持巴勒斯坦的者称为“暴徒”。

从欧盟层面来看,其内部对此轮巴以冲突的立场也分歧明显。这使得欧盟很难采取统一立场,也难以有效发挥外交影响力。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冲突爆发后访问以色列并表达挺以立场,结果招致很多反对声。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公开表示,冯德莱恩的言论“缺乏平衡”,“不代表爱尔兰立场”。据德国《柏林报》报道,约850名欧盟委员会雇员联名致信冯德莱恩,抗议她“偏袒以色列”。

这是11月15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摄的欧盟委员会总部大厦一角。新华社记者 赵丁喆 摄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日前则在巴黎的一场活动中敦促以色列在打击哈马斯的行动中遵守“国际法和人道主义法”,受到一些欧盟国家好评。

此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不久,欧盟委员会分管睦邻和扩员事务的委员欧利维尔沃尔海伊宣布,欧盟暂停对巴勒斯坦的所有发展援助。一些欧盟成员国立即对此表示意外甚至愤怒。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曼努埃尔阿尔瓦雷斯打电话给沃尔海伊提出抗议,认为应该先由欧盟27个成员国讨论后再做决定。仅仅几个小时后,欧盟就推翻了先前的声明,表示将紧急审查此类援助,以确保资金不被误用、滥用。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指出,在联合国大会就一项要求加沙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进行投票时,欧盟成员国投了三种不同的票。西班牙“世界秩序”网站的评论文章用“分化”“犹豫不决”和“步履蹒跚”来形容当前的欧盟,认为欧盟内部和各成员国国内的分歧削弱了欧盟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影响力。欧洲新闻电视台网站文章指出,如果这一轮加沙冲突持续升级,欧盟内部的分歧也会升级,这可能会进一步削弱欧盟作为外交政策参与者的影响力。

随着欧洲国家内部撕裂加剧、对立情绪升级,发生极端事件的风险大幅增加,给社会稳定带来威胁。

欧盟打击反仇恨协调员玛丽昂拉利斯指出,近期针对群体的仇恨言论和反犹主义言论均有非常明显的上升趋势。比利时作家优素福科博说,比利时居住着许多犹太人和,此轮加沙冲突给社会带来的撕裂比过去更加严重。如今,比利时的反犹主义和仇视情绪已“冲破屋顶”。

11月11日,众多巴勒斯坦支持者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集会,呼吁尽快实现加沙停火。新华社记者 赵丁喆 摄

法国拥有欧洲最大的犹太人群体和最多的人口。据欧洲媒体报道,从10月7日加沙新一轮冲突爆发到10月底,法国已记录了584起“反犹行为”。法国埃拉贝民意调查公司日前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79%的法国人担心加沙冲突导致法国局势紧张。法国总统马克龙警告,如果情况不能得到妥善处理,加沙冲突可能成为法国“分裂的因素”。

欧洲其他一些地方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仇恨言行增多的迹象。在英国伦敦,警方10月20日表示,此前两周多时间里,“反犹”仇恨犯罪数量同比激增1353%,针对的仇恨犯罪同比增加140%。在德国柏林,有人向一座寺投掷两枚自制燃烧弹,另有多处房屋入口处出现“大卫之星”涂鸦。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和北部城市米兰街头,也出现了不少纳粹标志和仇恨言论的涂鸦。

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中心高级研究员斯特凡莱纳分析说,如果中东的动荡持续并蔓延,欧洲许多国家的社会对立将加剧,和其他形式的暴力威胁将上升。(参与记者:柳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